888棋牌

- 新闻首页 - 元旦献词 - 888棋牌 - 文件发布 - 新闻博览 - 理论观点 - 光影鲁大 - 媒体视角 - 名师校友 - 鲁大标志 
 
外婆家的水墨烟雨
2019年12月15日     (点击: )

再次回到外婆家时,对于我这个漂泊在外的孩子来说,才有了一点点慰藉。

我拖着行李箱在江南水乡的各种青石巷子里穿梭,地面还是潮湿的,空气中氤氲着浓浓的水汽,掺杂着泥土和铁门生锈的味道,偶尔还会有几只狗匆匆跑过。感受着这南方水乡的独特气氛,对于一个生活在北方的人来说,无疑是一种极大的享受。

每次想起外婆家,总是联想到戴望舒的那首《雨巷》。那个丁香一般的姑娘,那把梦中的油纸伞,会勾起我对外婆家的所有回忆。

儿时的我常年居住在外婆家,和外公外婆一起度过的时光就像江南的雨夜一样绵长。“一声梧叶一声秋,一点芭蕉一点愁,三更归梦三更后。”外公常常念起这几句诗,那是一个父亲的愁苦,一个父亲对远方儿女的深深悠悠的思念,但那时我却不懂。我常趴在窗户上听雨。江南的雨,细细密密,没有太大的声响。打在屋檐上,打在江面的乌篷船上,打在窗外的杜鹃花上,沙沙作响;打在我的脖子上,打在外婆的衣襟上,打在庭院的角落上,凉凉的、又痒痒的。

我每次醒来,几乎都是同样的景象:外婆在忙碌地准备午饭,大米粥和炒的地三鲜永远是最佳拍档,烟火气息充斥着天地,与窗外的绵绵细雨融合在一起,慢慢地搅拌,化成了儿时最香的空气。外公则是背着药箱去出诊,常常是不带伞,任凭小雨染湿全身。有时候,逢上谁家有喜事,外公口袋里还会出现糖果和鸡蛋。看见外公回来,我总是第一时间冲去掏他的口袋,然后一老一小笑嘻嘻地朝饭桌奔去。“哎呀,又不带伞,淋得自己很舒服是吧……先洗手再吃!”外婆的唠叨会伴随着外公的回家,一直持续到夏夜满天繁星。

水乡的青石街巷子更是让我魂牵梦绕,尤其是刚离开家乡时,每晚都是熟悉的巷子口伴我入梦,又把我唤醒。

儿时的巷子总是充满着乐趣与神秘。那巷子口的修鞋的老头,每天都会准时“上下班”,那小卖部的橘子冰棍冰凉着我的整个炎热夏天,每天都要吃到才能安心入睡,这让外公没少出诊。梅雨落下的时候,我最喜欢光着脚丫子在青石板上来回蹿,脚掌感受着那股冰凉,冲走整个闷热夏天的烦躁。我浑身都是湿漉漉的,家里的狗舔着自己身上的毛,不停地抖擞身上的雨水,却还是和我一样兴奋,在雨里尽情地跳跃、奔跑。

后来,爸妈把我们都接回了城市中生活。渐渐地,江南的一切都渐渐淡出了我的记忆。但是外公外婆却时常回家乡,有时甚至一年半载不回城市,就在曾经的小屋里过着最简单的柴米油盐酱醋茶。

那日学习之余,无意间翻到了白居易的诗:早蛩啼复歇,残灯灭又明。隔窗知夜雨,芭蕉先有声。我眼角泛红,甚至想大哭一场。是真的,思乡之情如酒酿,时间愈长愈是浓烈。

我不清楚真正的水墨江南是什么样,但是我心中的江南水乡,就只是外婆家门外的那条青石巷子和外公外婆对我的无尽的爱。

兰烬落,屏上暗红蕉。闲梦江南梅熟日,夜船吹笛雨潇潇,人语驿边桥。

上一条:追寻
下一条:寻寻觅觅的万里长梦
关闭窗口

 
<